《尊严与欲望》的 11 句话

  1. 亲密关系中道德界限的划定,不是基于亲密关系中是否涉及经济或金钱交换的事实,而是基于这种交换形式是否与特定的关系相符。
  2. 这些常被描述为 “温顺、善解人意” 的女性美德,事实上包含了大量被社会学家 Arlie Hochschild 称为 “情感管理” 的工作 —— 激发或压制情绪从而保持一种外部表情,以使对方产生合适的心理状态(Hochschild,1983)。Hochschild 指出,看似自然的情绪反应往往都是通过主体积极管理的结果,当自发的情绪反应与当时情境的需求不相符时,就需要进行情感管理,从简单改变面部表情(“伪装情绪”)到极力调整内心感受(“深度表演”)。阿才的急躁易怒也令阿润心里不适,但阿润的策略是 “忍”—— 不从情绪和言语中表露出内心的不满,甚至采取自嘲的方式消解他的烦躁情绪。这些情感管理工作使得对方的要求以及因要求未能如期实现而产生的情绪反应变得合理、正当。阿润的 “忍” 一方面符合传统的女性规范 —— 女性通常被期待控制愤怒、不满等情绪以表现 “温顺”;另一方面也是她维系这段关系的重要策略,她深知 “顶是合不久” 的。在经济依附和 “无名无分” 的双重弱势下,她通过帮助男性确认和提升在双方关系中的权威感以稳固自身地位。
  3. 与商业化的性消费相比,拥有情人则更能彰显男人魅力和社会地位,因为 “不用直接和赤裸裸的付钱而能吸引到漂亮女人的能力无疑是对其男人味和社会地位的终极证明
  4. 与工薪阶层男性将婚外包养作为男性尊严的个体化补偿行为不同,商人阶层的包养行为往往具有群体彰显的特质,这与充斥着情色消费的商业应酬文化紧密相连,使得他们的婚外亲密关系具有重要的公共面向。二奶们不仅在私人场合里进行性别劳动,也需要在特定的公开场合帮助男伴展现魅力,进而凸显其新贵身份。
  5. 通过压抑型和表现型的情感管理,二奶们让男人在与她们的相处中可以释放情绪压力、发号施令、获得魅力认可。正如一位男性受访者感叹:“她让我感觉像个皇帝。” 不同于工薪阶层男性从二奶处获得的 “好男人” 的感觉,“皇帝” 则意味着有资格享受别人提供的各种服务 —— 他拥有地位和权力,可以下达命令并期待得到执行。
  6. 二奶和妻子不同,妻子有法律和社会承认所赋予的 “地位” 作为保护伞,一定程度上免于陷入烦琐的、不对等的,甚至痛苦的性别劳动中,然而二奶却会因为自身地位的不确定性而将取悦对方当作一种维系关系的策略。
  7. 其他人和男伴在一起后便不再工作。不同于在第二章里提到的城市女性 —— 包养关系是她们长期被供养生活的一个过渡性替代,大多数打工妹放弃工作一半出于自愿,一半出于满足男友的要求。她们的男友出于各种考量,往往坚持甚或强迫她们放弃工作待在家里。首先,这是一种关心女伴的方式,使她免于辛劳;其次,这也能确保她的精力完全投注于家庭。此外,这样还可以减少她结识其他男性的机会,以保证自己对这段关系有更多掌控。
  8. 在这样一种有着明显的经济依赖的婚外亲密关系里,受访女性不免着意强调她们同男友之间的相互吸引和浪漫情感,淡化物质方面的诉求,以免被视作廉价的 “钱色交易”。然而,对浪漫情感的强调不仅仅是她们 “去污名化” 的努力,事实上,强调以情感为依托、相对专属的性关系,也是她们将自己与交易性性行为划清界限的重要方式。正如一个受访者所说,“我又不是小姐,随便谁都可以”。
  9. 很多男人没有说出口的是,离婚本身也被视为作为男人的一种失败。在商人圈子里,“搞不定老婆” 常被视为是在家里缺乏掌控权、不够男人的一种表现,容易被人看不起。而且,离婚带来的财产纠葛也是生意人极为忌讳的,尤其是在原配妻子与丈夫一起打拼事业的情况下。在我访谈的男性受访者中,有四位妻子以不同的方式参与了丈夫的生意。
  10. 亲密关系不仅充溢着流动的情感、金钱和性,而且蕴含着复杂多样的社会意义。通过对不同案例的深描和分析,我指出婚外包养关系成为人们建构性别身份、协商社会地位、获得有意义的自我认同、价值感和尊严的途径。
  11. 尽管 “尊严” 于不同群体往往有不同的意涵。比如,对打工妹而言,“尊严” 意味着被当作有血有肉的人,免于 “异化” 的生活;在都市女性中,“尊严” 则更多指向参与群体生活、获得社会归属。
2019-06-12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