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没有唯一的答案

终于看完啦,每节课 60 分钟,10 节课共 600 分钟。在大量律政剧中了解到法大于情、法律与道德的相悖时非常费解,所谓公平公正是以怎样的原则来指定的?单一的原则和标准是否能够解释清楚我们身陷复杂的情况。比如杀人这件事情,法律的准则是杀人要受到惩罚,但如果加害者是精神病人呢?

杀一个人要受到惩罚,杀 100 个人,1000 个人呢?你会说那当然,可如果把背景放在战争下,可能会是下一个拿破仑。

我以为教授会有标准答案的,并没有。教授的工作是传播哲学大家的理念和观点,引发学生讨论,很像亚里士多德、苏格拉底那一套追问式和圆桌讨论的形式。

最喜欢最后一节课的辩论题目「如果你是理立法者,是否同意同性婚姻?」

同意方观点应该为自由主义者,相信大家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伴侣,无关性别。

反对方属于目的论的拥护者,主要受到宗教信仰的问题,认为结婚的目的是为了繁衍,同性婚姻无法生育后代,所以不认可。

同意方抛出两个非常有力的观点,从根本上动摇反对方的说法。

第一、如果异性伴侣结婚后无法生育,是否可以被承认呢?

第二、圣经里认为男人的精子是种子,播种后需要生根发芽繁衍后代,你有没有自慰过?

课文大量涉及到康德、亚里士多德、边沁、罗尔德的政治及哲学相关理论。如果想深入了解还需要拜读这些大师的著作。

附不完全笔记:

2019-04-25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