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陌生人的善意

刚上车就哗啦啦下起了雨,从车站到我家有一段路,特别黑,要穿过一片森林公园似的路。这条石砖路上经常会看到遛狗的人、唠嗑的爷爷奶奶、还有不小心瞥见的撒尿无脸男。

我把包举过头顶,不紧不慢的走着,顺便练练胳膊肌肉。斑驳的树影和路灯交错,地面上出现了一把伞的影子,影子近了。
「你是没有带伞吗?」
我就这么举着包包,像头顶竹筐的非洲女人。「嗯」了一声,赶紧挪到他的伞下。啊手臂放松的感觉真好。

伸手不见五指的小路上,和陌生男人同撑一把伞,于是暗暗握着紧了手机,脑海里模拟着挥拳头的力度和轨迹。

可能是工作的疲惫,可能是他戴着眼镜。我觉得戴金丝眼镜的男人是不会杀人的,他们会雇佣杀手。说短不短的一段路,我居然没有淋湿。在潮湿的雨夜里保持头发温暖干燥真的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呀。两人步伐整齐的迈动着,原来我们俩住同一栋楼。收伞进门,互道晚安后各自进了电梯。

想起那些温柔柔软的陌生人。上周打车回家,司机被导航骗上高速,下车时执意要把多算的钱退给我;坐车忘带零钱时,是一个阿姨帮我刷了卡;公交追尾时,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售票员扶我起来亲切地问有没有伤着;食堂吃饭忘了充值饭卡,陌生的同事帮我付了钱;纸盒被雨淋湿软化,荔枝撒了一路,是陌生的小哥哥陪我一起捡。

谢谢陌生人的善意。

刚刚在车上,应该帮那个「余额不足」的印度人刷卡的。

2019-03-04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