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后回家

当我把编辑器和印象笔记的字体调大两个号后,感觉自己一脚踏入了「老人」队列,不过也挺好,挺直腰杆也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文字,不用伸着脖子贴近屏幕,像一只鸵鸟。

我越来喜欢呆在家里,一下班就往回家跑。小区里的孩子刚放学,中学生穿着校服坐在长椅上叽叽喳喳,讨论今天老师真变态,一人犯错,整个小组都被罚写检查。老人双手背在身后,不紧不慢地往家走,美团外卖小哥正在询问 2 栋往哪里走,偶尔有狗或者小孩在草坪上打滚,清新的泥土味应该很好闻吧。

走到外廊抬头发现星期六在落地窗后面,超级开心,向她挥手,她是不是等在我回家?为了能看到她,我一个劲儿的往后退,她也一个劲儿的往后退,导致我只能看到她的耳朵。开门三步并作两步上楼搂住她,星期六的下巴肉好紧致,褪去毛发应该是个肌肉小伙吧,她不情愿的跳开了。

接下来就开始做饭啦,从冰箱里拿出今天要做的菜,昨天是菌菇汤面,今天要做清炒四季豆。热锅倒油,倒入蒜末,接着大火翻炒摘好的四季豆,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类长条类的食物,比如芦笋,四季豆,芹菜,四季豆,不可以直接用刀等分切开,多快捷啊。但是后来才知道,在摘菜的过程中,要剔除那些老到嚼不动的根茎,保留新鲜清脆的部分,而这需要靠手来感觉,不然影响出品质量。

临起锅时加入盐和味精少许,等饭熟,盛起来端回房间,星期六和 FOMO 喵喵叫个不停,我回答道「很香对吧,我知道很香。」

最近看了不少手工视频,比如手工耿做夜行蹦迪灯笼,学浅完美复刻《刺客伍六七》里的魔刀前刃,还有阿木爷爷做的自动行走木头人。他们有强大的耐心和生机勃勃的创造力,看起来太令人羡慕了。


重新开始写日常是因为看到梅萨藤的《海边小屋》,反观自己对日常环境的观察,经验分析和记录少之又少。回头看以上的内容,心想还是没能避免啊。

我不认为记日记是年轻人的事。年轻人记日记有一种危险,像希腊神话中只爱自己的美少年纳喀索斯,极易沉浸在自我意识中。如果一本日记要对作者、对读者有价值的话,作者必须要客观地记录自己当时当地所体验到的。记日记的全部要旨就在于抓住正在进行中的事。至于具体内容则不应是记叙,而是分析自己所得经验,至少努力归纳出最本质的东西。第二——这点比较奇怪——能使读者感到兴奋的常常是日记中的细节琐事。除了他们自身,很少有年轻人去仔细观察任何外界的东西。然后是内容产生的背景——这是指一个人的阅历及思维情感方面的经验——年轻人在这方面是很浅薄的。问题的核心是,我的意思是说,日记中不常都是自我。

2021-03-16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