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鱼

看着锅里的汤汁咕噜咕噜冒着泡,冒着烟,铺满了红辣椒,我的这半边鱼肉还加上了新鲜的绿椒。看起来很辣很够味儿,其实入味不到三分。

组成团的辣椒面红耳赤的要占领整条鱼,但鱼压根没让他们进入身体。我看着对面的人,透着烟火气儿,有些不真切。来太快的东西,大多不那么好拿。就像上桌速度快的菜,一定不是最好吃的。往往是那些经过高汤精心熬制,口感香滑爽口的,伴着奇特的香料,缓缓的端上桌,轻轻的唤你来尝一口。

节奏快的已经超出了我的掌握范围,我一直以为主动权在我手上的。但好像真的存在命运这回事儿。在背后推波助澜,助长我的所有想法,还没看清是蜜糖还是毒苹果就一步滑了下去。我很高兴你收到我的响应,给我想要的,但是把选择权交给了我。得到了就是机遇,好或不好,在于如何使用。

2017-05-18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