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什么电影

《纸牌屋》S2E9
瑞秋,我最喜欢的女孩子居然死掉了。好不甘心。道格脆弱的像只小鸟,头压在弗兰克的膝盖上。轻轻的哭。我想弗兰克闻着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酒味,感受到膝盖一片湿热,心里会稍稍那么紧一下的吧。

弗兰迪坐在沙发上,我一直认为他是非常有个性,自尊心特强的黑人。
但是弗兰克说,我会签掉AmWork,我给你找了一份工作。
“工资多少?”弗兰迪打岔问道。
“三千吧,可能,我也不是很清楚。”弗兰克惊了一下。
“有医保吗?”弗兰迪问。
“有啊,基本保障都有。”弗兰克说
“能给我侄子用吗。”弗兰迪问。
“全家都可以用。”弗兰克看着他,眼神很复杂。

这一幕和前十分钟的剧情放在一起看。挺心酸的。弗兰迪在洗碗,老板走进后厨。对洗碗的三个人说,我因为AmWork才雇佣的你们。现在法案要废了,要是轮班我还能去供得起两个人,但是你们三个不可能都留下。
弗兰迪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眼神呆呆的。

重新看了一遍《一树梨花压海棠》画质模糊,很多拉近镜头,有种朦胧美。洛参加夏令营之前,冲上楼跳上汉伯特的怀里,用力的有些野蛮。时间很短,洛从他怀里滑下去,跑掉。他站在原地,右手敷上自己的胃,闭着眼睛。镜头在旋转,音乐在响。很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小女孩摸着胃说,肚子饱饱的,我爱你。

汉伯特让洛把嘴里的小球吐出来,一手开车,一手捏着她的鼻子,洛憋红了脸,吐了一口气,汉伯特从洛嘴里捞出来,往窗外扔掉。

2017-01-23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