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日志

二月六日
未出门,和妈妈在家互相染头发。
和妈妈是同一个星座,性格相似的人在一起免不了吵架。

二月九日多风,仍冷。
相比深圳的宜人,武汉天气像喘着冷风,浑身冰凉的大姑娘。
去妹妹家,拍照答题给朋友们。七年级的数学几何题。

二月十日大风
大学同学叙旧,在小饭馆里边嗑瓜子边聊。实习时的一对情侣,分别是我的室友和他的室友,前年分手,今年女生新婚,男生北上。我惊呼不可能,忙翻朋友圈,女生我熟悉,人特别漂亮,能让你把她易怒的脾气归为个性的那种漂亮。神似大话西游里的紫霞仙子。我从满屏的朋友圈广告中找到她的婚纱照,笑的甜美优雅,新郎腼腆。而男生的朋友圈,蹦迪,买醉,夜夜笙歌。精力充沛中透露着无奈和苍凉。
两个人在一起,结果无非是结婚或者分手,五十比五十,分开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我问对方近况,他和女朋友异地。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是和她在一起,但是我看出来了,两人并非恋爱,只是相互依偎,相互取暖的人。打着爱情的幌子想赶走寂寞。
我说我也喜欢过一个人,在攥着对方温暖手指时动的心。 他问我午休多长时间,我就明白他要约我吃饭;他问我需不需要去洗手间,我就知道他的意思,把他的行李箱拉近身。这种轻松的对话和隐藏的默契多令人惊喜。想到归程时我塞进你耳里的歌,Eason在唱“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有默契 ,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

2017-02-11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