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夏

走下火车一阵凉意,溜进鼻子里的空气好畅快。一出站又钻进出租车,只有我和邻座的男生两个人。司机师傅摇上车窗说,唉,早上三点就来了呀。
清晨人少,师傅开的飞快,我怀里的袋子吱吱呀呀的响。想起和杰欣坐车离开温州的时候,师傅也是开的飞快,风灌进来,吹得长发打结。

笑嘻嘻的往里屋探出半个身子,向爷爷招手。
“呀,你怎么回来了”
我坐在床边,抱怨路途难受。爷爷半边头发都白了,好像又瘦了些。
奶奶做了红烧虾球,辣的我脑袋发热。小时候最爱吃奶奶的腌辣椒,红辣椒和冰糖浸泡在陈醋里,冷藏七天。我能吃掉一整罐。
回自己房间,看书架上散文,小说,童话,厚厚的一摞A4纸,抄满了英语单词和歌词。
这样的小天地多好呀,为什么要挤在又小又贵的房子里,每天挤地铁去上班呢?
在家里,朝九晚五,下班和朋友吃饭看电影,周末在家里看书练习吉他不也很好么,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是,离开家里,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是一个充满诱惑的繁华都市,就像小时候看电影,少女脑袋憧憬的那样。路边有安静优雅的咖啡店,市中心有高高的大厦,无论多晚,都有便利店。就像《你的名字》女主从小期待着的东京。
离开家以后,见到一些很厉害的人,给自己定的目标也就高的多。最重要的是,距离开始缩小,人与事物之间的距离。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呼啦一下,似乎没那么遥远,没那么难了。你能发现隐藏着的,另一个厉害的自己。觉得没什么不可能,放手去做,拥有的不多,不怕失去。就像我喜欢的一句歌词 “像烟花一样灿烂,像傻瓜一样去爱吧”

Day2
睡了一个非常安稳的觉,足足11个小时。整个人变得懒散起来。起身找雪晴,城市小,坐公交车,好像无论去哪儿,二十分钟都能到达目的地。
书店里人很少,坐在台阶上眼神略过一排排书架。听到一阵细细碎碎的讲话声,翻书声。
很喜欢树叶间洒下来的阳光,树叶的脉络被映照的通透,像是过滤了一层更柔和的光,落在你的脸上,眼里亮亮的,像盛着整个银河。
抬手拍不出你眼的光,再好的相机拍出来的成片,也不及肉眼。只好拍烂漫的阳光,分享给朋友。
晚上唱K,小鸭子说“你走之后,我再也没有和别人单独来唱歌了“,两个女孩子唱的特别卖力,叫的半打酒也忘了喝。
刚好在零点前回家,摸着黑上了床,漆黑黑的。听到邻居家的电视剧声,爷爷的呼噜声,时钟嗒,嗒,嗒声,身体放松下来,心也平稳下来。念叨着搬家后也要买这样的钟。
熟悉的环境,平顺之余还带着暖意,好像蒸汽熨斗烫过一般。

Day3
背着吉他坐在路边等车,很有流浪的感觉。喜欢一切象征着自由的事物。
打开冰箱,惊呼“爸,你买的冰箱好大”,夏天应该能放不少西瓜绿豆汤和冰淇淋,想想都很过瘾。
趴在沙发上,“爸,好羡慕你有沙发,我房子里都放不下”,横躺在沙发上,我可以变几十种姿势。
蹲在电视机旁边,“妈,这是你做的干花吗”,置物架旁还放着几盆多肉,饱满圆润。
爸爸一脸嫌弃,觉得我像刚进城的农民。
村上春树说的小确幸就是这样了吧,冰箱有水果,厕所有纸,锅里有饭菜,末了,朋友补充一句:床上有你。

洗澡的温度调的恰到好处,全身肌肉放松下来,混着水声,听爸妈在讨论明天包什么馅儿的饺子。
爸爸调馅儿,妈妈揉面,我来包。妈妈看着我包的饺子东倒西歪,褶皱有大又小。
她说“你要是嫁到别人家,包的饺子这么丑,不得被人笑话呀。”
我眼睛都没抬,说 “我未来的老公不吃饺子,只能吃馄饨。”
我妈嘁了一声,重新整顿我的饺子。

临走之前爸妈非得往我包里塞水果,我说路程很短,4个小时就到了,吃不了。
他们执意要放,就像爸爸回武汉的时候,奶奶执意要他带茶叶和小龙虾一样。
唉,下一次回家还要等8个月。

2017年夏

2017-10-06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