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今天没什么好讲的,就讲一个故事吧。

不知道那天心血来潮喜欢上前排的男孩子,虽然不是最帅气爱穿白衬衫的那种,但是特别幽默。总能把别人逗得哈哈笑。内向的我超级擅长暗恋,少女般的心思全藏在心里,身边朋友都没有发觉。

要知道那时候爱情小说可盛行啦,躲在课桌下偷偷的看,老师在讲台上看得一清二楚,偏挑你看得最起劲儿的时候一把收走,末了还说一句下课来一趟办公室。班主任和办公室是整个中学时代最讨厌的两个词语了。班主任是个固执聪明的老头儿,一言不合就打手心,冬天的早晨爱赖床,起得晚了,捂着书包一个劲儿的往教室里跑,书包铅笔盒里的笔叮里哐当的可响了。到了也没逃掉一顿打,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站成一排老老实实的伸出手,还和身边的同学相视一笑,有种“你也起来晚啦?”“恩,闹钟没响”的默契。

热乎乎的手掌麻酥酥的,边搓手边呵气。好像冬天也不那么冷了呢。手机还没有盛行。上网停留在用台式电脑的阶段。上课的时候还是用古老的传纸条方式来传递消息。比如,等会课间一起下去买零食吗?你看物理老师眼睛有眼屎;你数学作业等会借我抄抄。细碎但是美好,只要老师出门五分钟,大声说同学们自习一下。班里能立刻组织一个五分钟的小party。

谈恋爱这回事,青春文学的确祸害不少。整天不好好上课,爱琢磨一些歌词和小说情节。矫情的不行,以为自己爱上了他便是全世界了。没日没夜的写信,写一些散漫的文字,自以为真切的内心。一天一封信来回。完完整整的保存在笔记本里舍不得扔掉。

2016-11-07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