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

长达30分钟的开头里,我不断质疑自己是否下载的是盗版电影,我是谁?我在哪?说好的科幻片为什么是一群猩猩在哼哼唧唧的饮水?高大僵硬的黑石碑出现时,配乐鬼魅空灵,像万千鬼魂在低语、在颂歌、在呻吟、在拉扯。接着回归平静,猩猩举起骨头,这里代表猩猩学会使用工具,预示着文明的进步。
终于有了科幻片的迹象,卫星、飞船和蓝色星球,结合个人观影角度来看背景音乐《蓝色多瑙河》太吵,在这一点上,更偏爱诺兰的处理方式,完全无声或者若有若无,衬托宇宙浩瀚无垠。话说回来,库里这种方式反而为电影增加了不少惊悚元素,拔高观众的心跳,毕竟在1868年,人们对宇宙的敬畏和恐惧之情要严重得多。鬼魂的声音再一次预示着黑石碑的出现,宇航员排成一排,拍照纪念,结果头盔里的信号全部干扰,发出恼人的噪音,接着就到此为止,后面的故事里没有他们。

木星任务里宇航员出太空舱的那一刻,巨大喘息声和尖锐的机器摩擦声让人皱眉不适。从大卫的眼神里能够看到他对HAL的怀疑,HAL是人工智能的产物,语气温柔,语调平缓,相比印象中生硬的机器人声更拟人化。不禁让人思考他们到底有没有感情和情绪能力,是自己可控的还是人为的设定。HAL的眼睛是一个红色光圈包裹着黄色光圈的摄像头,电影中多次给出特写,占据整个荧幕。他没有表情你没办法判断,他比你聪明你也没办法理解他,有种脊背发凉的无力感。HAL在拒绝大卫的入仓请求同时,弄死了三位冬眠中的宇航员,快速地悄无声息地,看着显示屏上的生命各项指标线渐渐微弱直至一条直线。高手动刀,从来都是杀人不见血。

这一举措和他临死前给大卫唱雏菊之歌,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仍在反思,是电脑本身叛变了,还是人为的设定?大卫掉进了五彩缤纷线条里,犹如庞大的旋涡,扭曲的色彩和线条,快速的移动,无休止的前进。五光十色,红色、绿色、紫色长达五分钟。接着他看到了自己,满脸皱纹,像被吸干水分的植物。豪华的房间,急促的呼吸,白发的西装男人是谁?床上躺着的哥布林是谁?黑石碑再一次出境,第一次它开启了猩猩的认知,教他们学会实用工具;第二它干扰宇航员的信号旗;这一次它立在床前,将哥布林变成了包裹着光圈的婴儿,婴儿和地球四目相对,尺寸相当。婴儿预示着新生,这里表示地球即将重新洗牌。我猜。

魔幻现实主义,费解费脑费劲,推荐你看看,希望你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2018-04-18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