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

《驴得水》是由话剧改编而成的电影,讲述民国时期,偏远山区的学校里因将驴谎报成老师,借此向教育部申请教育经费。不料某一天教育部特派员来视察工作,而学校仅有的四位老师将这个谎言一补再补的故事。

影片中每个人个性鲜明,可以逐一分析 。
张一曼,学校里唯一的女老师,对性方面非常坦荡,坦荡并非放荡。她想活的自由自在,不受束缚,她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力求自己活的尽兴。在温和宜人的阳光下剥大蒜,嘴里传出动人的情歌,魁山欣喜的靠近她在她身旁坐下,迷人的阳光和动人的歌声,魁山表述自己对一曼的爱意,想和她一起离开学校想娶她。一曼轻轻地笑着拒绝了他,一曼未曾想过安定的婚姻,她只追求快乐。对待铜匠也是一样,为了玩乐也为了让他听话。听着铜匠的蒙古情歌,我相信她是有一点动心的,至于她放肆辱骂铜匠是牲口,目的不过是为了让他心灰意冷迅速滚蛋。她懂得如何操控男人的情绪,题外话,男女之间分手切忌说狠话,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男人通过权力和资源获得女人的青睐,而女人通过性来获取男人的权利和资源。
铜匠摇身一变,重做驴得水反咬一口,饱受辱骂,耳光的一曼甚至被剪掉了一头秀发,终于精神分裂,惶惶度日。

周铁男,大大咧咧,敢于为朋友出头,前半段非常喜欢的一个角色。转变点则是在警官的那一枪,子弹擦过铁男的脸颊,死里逃生的他由一只上蹿下跳的豹变成了唯唯诺诺的鼠辈。对特派员言听计从,甚至在面对一曼被警官强奸的时候,缩着头在角落里喊着“别开枪,别开枪”,和他之前挺身而出为一曼打抱不平的一面对比,显得格外讽刺。知识分子,不过是没经历过死亡的蝼蚁之辈。

裴魁山,爱时笑的多温柔,恨时骂的就有多刺骨。一曼戳破了魁山的幻想泡泡后他变得神经且愤世嫉俗。贪婪、自私、谄媚的劣根性全暴露出来,谈钱时他做笔记唰唰写的最快,婚礼发生混乱他第抢钱抢的最快,骂一曼时他的言语最恶毒。

铜匠,原本朴素老实的人,在接受教育后,勇于反抗老婆的压迫。比喻有了知识便有内心的力量。性格转折点是在一曼的侮辱和拒绝,他燃起报复的熊熊欲火,想出一系列折磨处罚一曼的方式,当众羞辱曾与他有过床笫之欢的女人。记得鲁迅曾说过奴才做了主人,会比主人更凶恶。因为他受了教育,知识的熏陶,他听得懂铁男的言外之意“牲口就是牲口”,“我是屎盆子,你往我头上拉屎,脱裤子拉”,开始厌恶老婆的压迫,小村庄的简陋,一心想要和罗斯去美国深造,离开这个已经让他渐生唾弃的地方。人的见识和欲望同比增长,在你没有见识过豪华游艇,80年拉菲时,有一瓦遮体,粗茶淡饭就已经很满意了。欲望是两面性的,是为了欲望进取奋斗呢?还是心生邪念?

孙佳,唯一一个清醒的“局外人”,就像微弱的真理之声,总是被群体的愚昧掩盖。她劝老师们承认错误,不要一错再错,还写信揭发。佳佳的转变点在于他父亲跪着说出自己的梦想时,从她竭尽全力的浇水救驴棚时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妥协,要用尽全力挽救的人,如同她试图挽救老师们一样,可惜结果一样,驴棚烧了,老师们都变了。面对老父亲对教育的执着和梦想,她妥协了。

孙校长,总是一脸忧愁,为学校操心的校长似乎是电影中最善良无害的人?不是的,其实归根结底是校长的问题,他怯懦,怕失去学校失去一切;固执,恳请老师和女儿帮忙圆谎;愚昧,默认事情的发展,不做任何有指导性的教导;顺从,不做任何努力去改变事情的发展走向,听特派员的花,听铜匠的话。伤害自己的女儿和同事,他都没有站出来保护他们,那还凭什么来保护这个学校,如果连老师都保护不了?

他们的确都没有把驴得水当人。两个驴得水都没有。

2019-03-14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