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欲之死》:快餐式性交、邂逅式上床和舒压式做爱

韩斌哲在爱欲之死我非常喜欢,一本精简的批评小手册。关于当今社会与纯粹之爱的矛盾,纯粹的爱是完全消除自我。所谓爱是什么呢?将他人的需求放在自己之上。如今的爱被简化成了性,现代人对于亲密关系的需求度下降,将性看作为一种可置换,可购买的资源,物化女性,将女性视做性符号。而我们所追求的个人至上主义,人类变得越来越自私和自恋,沉溺与展示自己,表达自己,却无法真诚的、耐心的深入了解他人。我认为,爱上一个人,第一反应不就是对ta感兴趣,想要了解ta吗?

韩的主要观点是:爱欲产生的前提是他者与自我的非对称性,当他者逐渐消亡,爱欲随之而逝。而他认为的导致他者消亡的祸首是新自由主义。后者使人们趋于同质化、更自恋、过度追求效率、距离感的消失、想象力的匮乏、据斥爱情的消极面从而使爱情变得单薄无聊、将色情商品化使情欲变得廉价、机械化。

摘录

「你能」二字带来的强大压力,通常可以毁灭一个劳动主体。强迫自我不断更新,看上去像是对自由的实践,事实上却使主体忽略了它的强迫性。「你能」甚至比「你应当」更具强迫性,自我强迫比强迫他人能带来更明显的效果,因为自己不可能反抗自己的意志。

今天,爱被简化成了性,完全屈服于强制的绩效与产出。性是绩效。性感是可以持续增加的资本。具有展示价值的身体等同于一件商品。他者则是性唤起的对象。不具备「异质性」的他者,不能为人所爱,只能供人消费。

费奇诺认为,爱着的人在被爱者身上忘却自己,而这种忘却能帮助自己找回自己,重新拥有自己,这就是所谓「他者的馈赠」。

《漂泊的荷兰人》就是对当今疲怠社会的一个贴切的类比。传说这艘荷兰船只上的所有船员都是活死人,荷兰人号「没有航向,也不能停泊靠岸,也无法保持静止」,如同一直脱弓飞行的离弦之箭,象征了当今不知疲倦、自我压抑的劳动主体。他们的自由仿佛收到了同样的诅咒,必须一刻不停地剥削和压榨自我。

2020-12-09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