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的焦虑》:我们为什么会感到焦虑

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为什么还是会感到焦虑?阿兰・德波顿在本书中分析了引起身份焦虑的 5 个起因以及 5 个解决方案。

获得爱

人们为什么要追求显耀的身份?除了名、利与社会影响力,还有一个深层的原因「爱」,这也是产生焦虑的第一个原因。金钱、名声和印象只能视为「爱」的表征,获取爱的途径,而不是终极目标。

这里爱的定义不单单指父母、朋友和情人之间,而是「他人的尊重,以及对其存在的关注」,获得他人的爱就是让我们感到自己被关注 —— 注意到我们的出现,记住我们的名字,倾听我们的一件,宽恕我们的过失以及照顾我们的需求。

人是社会动物,因为人类对自身价值的判断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不确定性,所以他人的关注显得如此重要 —— 我们通过他人的看法和评价来看待自己。当然有人会说自己并不在乎他人的看法,固守自己的底线,对自身有清醒的自我认知。然而这是理想状态,我们对自己的特性和品质总在相互矛盾的评价中飘忽不定。有人评价你非常开朗外向,而有人评价你内敛害羞,这种不一致的判断会让你对自己产生怀疑。

普遍的势利倾向

一旦成年跨入社会,身边人看待你的眼光就不一样了。你的社会地位和人的价值之间被画上等号,他人对你的态度取决你的地位高低。势利是如何产生的呢?其来自深藏我们的内心的害怕,由于渴求尊严而受挫并深感恐惧的情绪所导致的。换个角度来看,傲慢也是,由于内心的恐惧,总是感觉自己不如别人,因此想方设法的让别人觉得不如自己。

在势利社会里,如果一个身份低贱的人所遭受的痛苦,在物质层面表现为贫困的话,那么被人忽略、受人白眼则是这些缺乏重要身份标识的人们在精神层面上所遭受的痛苦。

过度期望

人类在实际拥有的物质层面是极大的丰富了,随之而来的确实一种挥之不去且愈演愈烈的「一无所有」的感觉,以及对这种感觉的恐惧。

我们的判断都会基于参照物,而对于物质拥有,我们的参照群体是「和我们差不多的人」。比如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富豪们,和你的朋友,哪一个一夜之间赚了 500 万更让你嫉妒呢?我们嫉妒的只是和我们同一层次的人,即我们的比照群体。世界上最难忍受的大概就是我们最亲近的朋友比我们成功。

哈佛心理学教授威廉・詹姆斯认为「对自己感到满意,并不是要求我们在任何领域都取得成功,失败并非任何时候都会给我们带来羞辱,只有在某件事情我们不仅尽力而为了,而且在一开始就觉得此事关涉我们的自尊和成就感,却还是搞砸了,这时我们才会觉得羞愧。」

詹姆斯还提出了自尊公式「自尊 = 实际的成就 / 对自己的期待」

其中隐含了两种提升自尊的策略,一是努力取得更多的成就,二是降低自己的期望。遗憾的是第二种方案并不受西方社会待见,由于大众传媒的迅猛发展使得人们对自身的期望变得更高了,常常能在自媒体文章里看到年纪轻轻就年薪百万的产品经理,工作 5 年就在北京三环买了两套房诸如此类,让我们对生活的渴望蹭蹭的涨。因为我们永远都不能安于现状,永远都有尚未企及的梦想。

精英崇拜

很大程度上来看,贫苦对自尊的影响取决于周围的人对贫穷的理解和看法。阿兰先讲了三个关于人生价值故事:「穷人生活贫穷,这并非是他们之过,穷人对社会贡献最多」「身份低下并不表明道德低下」「富人们腐朽堕落,恶贯满盈,他们的财富来自掠夺穷人」这三个故事都是站在穷人的角度上,解释贫穷的原因,将财富分配不均归于资本主义和狡猾的富人,通过不同的方式为身份低下的人提供精神上的慰藉。表达了三个观念:其一,他们才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他们理应赢得尊重;其二,在上帝看来,世间的地位并不代表任何的道德意义;其三,从任何层面来看,富人都不值得尊敬,他们冷酷无耻,而且终归在即将到来的无产者正义的革命风暴中灭亡。

但是随着整个社会在物质方面的极大改善,出现了三个新的故事。它们使社会地位地下的生活愈发令人难以忍受,而且使它导致越来越多的焦虑和担忧。分别是「富人不是穷人才是对社会有用的人」「身份同德行相关」「穷人是有罪的,堕落的,他们穷是因为他们蠢」在精英崇拜的社会的温床上渐次萌生这些越来越苛刻的观念影响下,人们开始认为社会等级在很大程度上反应了社会成员的自身素质,杰出的人一定会迈向顶层,而那些懒汉们也主动要终身在贫困线上挣扎。

贫穷本身就是一种痛苦,而在精英崇拜的社会里,贫穷便是一种耻辱。

制约因素

变化无常的才能、运气、雇主、雇主盈利原则、全球经济发展规律。

这五条因素都是关于个人工作,因为工作是决定我们所能获得尊敬和关怀多寡的因素。我们从事什么行业这个问题通常是与他们第一次接触时被问及的第一个问题 —— 其回答将决定我们被他人所接受的程度。我们的需求和世界的不确定性条件之间产生了一种不平衡,正是这种不平衡构成了我们身份焦虑的第五个原因。

五个解决方案分别是哲学、艺术、政治、基督教、波西米亚。

通过对欲望的注意力转移,尝试跳出普世建立的「成功标准」尝试创立一些新的身份等级,建立在那些为大众所忽略或批判的价值标准的基础之上。

我们很难想象一种完全摆脱身份焦虑的美好生活,因为一个人对失败和在他人面前丢脸的恐惧,实际上意味着他抱有一定的追求,期待某些结果的出现,以及对自己以外的其他人心怀尊敬。身份的焦虑是我们承认在成功生活和不成功生活之间存在公公差异的时候,必须付出的代价。

2018-11-17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