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赛性学报告》:关于男女性行为的大型市场调研报告

看到微博这张图想起这本书,重新翻一遍发现很多有意思的观点,结合书内的调查报告来看,图里对于女性高潮部分的说法是正确的,插入对于女性来说是生育行为站在宗教的角度来讲也是正确的。但是宫颈癌的主要致病因是由于男性携带病菌这一观点还不能证实。

《金赛性学报告》像是一本大型的市场调研报告,分为《男性性行为》(样本数据:5300名白人男性)和《女性性行为》(样本数据:5940名白人女性),采用问卷调查和访谈的方式整合而成。

如果说弗洛伊德像是精神现象学,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像是生理学,马斯洛像是宗教哲学,那么金赛就更像是社会学。如果说弗洛伊德的作用是重新解释了社会与文化,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等是造福于几乎每个人,马斯洛是唤起人的信心;那么金赛就是为人们和社会在决定自己的性态度和性的价值取向时,提供了坚实的统计数据基础。
金赛将性活动定义为「一切可能促使行为主体达到性高潮的活动的总和。」性行为则主要有6种途径:自慰、梦遗、异性爱抚、异性性交合、同性性行为、与动物的性行为。

《男性性行为》

前青春期男孩具有在短时间内重复达到性高潮的能力,尤其是10~15岁的男孩,此种能力超过比他们大的任何男性。

上层男性中的许多人认为,口刺激是自然的,必要的,是做爱中的基本活动。有大学学历的人,可能吻过数十个女性而没有同其中任何一个性交合过。低层男人则可能与数百个女性性交合过,却一个都没有吻过。低层男人认为口刺激肮脏、猥亵或者“病从口入”。

个体性行为的差异,主要是三大类因素造成的:生物因素、心理因素和社会因素。

生物因素中最重要的是遗传作用。其余的依次为年龄、性激素分泌水平,营养状况、维生素摄入状况、一般健康水平,神经系统状态以及其他;心理因素的范围极广,最主要的是过去的经历对目前行为的调节;社会因素主要指个体的社会群体归属状况。一般说来,个人的性活动,不过是他所属群体的性活动模式的反映。

女上位是人类最古老的体位之一。在公元前32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就有描绘女上位的图画。它在古代希腊罗马非常盛行,在秘鲁、印度、中国、日本的古代艺术品中也极为常见。现在许多人反对它,是出于一种理念化的恐惧。他们认为:女上位使女性变得尊强而使男人变得卑弱。这会摧毁男性的至尊地位及其在家庭里的统治权。他们说,凡容许这种体位的男人,都是因为具有同性恋倾向。

人们常常以为上过大学的人在性生活中野得很;可是事实证明,他们常常可以亲昵爱抚几个小时而不进行性交合。

对上层和低层来说,性就是这样的事情。性道德不需要理性讨论,不需要冷静探索,不需要任何客观资料和数据来验证,即使不同的性行为模式相互冲突。也不需要考察其中的原因。

性道德就像宗教一样,只需要接受和捍卫。还有许多人认为,性道德甚至比宗教更为重要。如果他们用其他办法无法捍卫它,他们就会宣布:现有性道德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和顶点,是人类智慧的最后结晶。 由性活动引起的大部分悲剧,都是不同社会阶层的不同性态度相互冲突的产物。性活动本身不会对任何人造成肉体损害,但是对性满足的否定却会造成人格分裂、丧失社会地位、丧失名誉乃至丧失生命。

男性婚前性交合和自慰的分布模式与日后等级有关;

这个阶层指各行各业中的专家和高级人才,如科技人员、医生、律师、经理、教授等等。他们中99%受过研究生以上教育。他们的子女65%仍然留在这一阶层中,但也有近四分之一下降为等级6。他们绝大多数出身于等级6或等级7的家庭,即使是出身于等级4和等级5的人,也早在青春期时就具有了等级7那样的性模式。尤其是其中出身于等级4的男性,在婚前性交合少和自慰多这两方面,更超过了出身于其他等级的人。

正统犹太教徒行的总体释放频率最低;各种宗教徒中频率最高的是那些消极和不甚虔诚的人。

自慰和性交合是婚前性释放的两大主要途径,因此两者必然有某种相关比例关系。例如,在上层男性和下层男性中,自慰频率和性交合频率都呈现反比例关系。所以,宗教群体的规则如果压制其中一个,也就必然促进另一个。 可惜,这个推论并不正确。每一种宗教中的虔诚者群体,其自慰频率都是最低的,但是同时这些人的总释放频率也是最低的。这一情况不但在单身教徒和在婚教徒中都一样,而且在任何一种宗教中、任何一个年龄段和受教育水平上也都一样。这可真够奇特的。
(这段真实度还有待考证,由于问卷调查的形式,完全依赖人们的选项,而人们回答问题时又并非是个人的100%真实想法。之前看过一个网络匿名调查,信仰宗教的人观看色情片和自慰的频率要高于无神论者,他们破戒后会向上帝忏悔,忏悔后接着破戒形成恶性循环。因为人类天生就有打破禁忌的喜好啊。)

  1. 犹太人哲学中所规定的原则:一切性活动都只是为了生殖。按照这个逻辑,任何被认为不可能带来怀孕结果的性行为,就都是违反本性的,变态的,都是一种罪恶。

任何一种宗教都在继续努力降低其笃信者自慰的发生率和实施频率。各种宗教都极其强调性道德,其间的程度差异很小。它们都信奉“性只为生殖”的哲学,都把不可能带来生殖后果的性活动视为一种道德错误。

  1. 男性和女性学会自慰的方式不同:男孩们通过目睹而引发自己的首次自慰,而女性更多地是自己独立地发现自慰方法,而且在此之前一点也不知道任何其他女性也有这样的活动。
  2. 在上层社会中,最容易导致婚姻不合的性问题有: 1.男性拙于性的亲近与性技巧;2.女性无法与丈夫一起纵情欢乐,而任何一种性关系想要完美地持续,这就是必不可少的。 这两种性障碍都源于性禁锢,它在婚前就早已形成,婚后又不可能自由地摆脱。在这一点上,弗洛伊德和一般精神分析医生说得很对,我们的调查也提供了大量的证据。具体情况后面再谈,此处只想以此说明婚前爱抚的重要意义。
  3. 性婚后的性障碍,也包括在性生活中不够熟练,不够放松、不够温柔,因此无法建立一种和睦随便的关系与气氛。有些婚姻指导书说,男性的主要障碍在于不知道更多的性技巧,这显然不对。男性如果能够放弃自己是性生活主宰者的想法,他就会自发地运用足够多、足够细的性技巧。但是一个被文化训练出来的青年进行性交合时,他脑子里已经填满了社会的审美观,例如哪些行为干净或卫生,哪些技巧有效,哪些太单调等等。他已经认定某些性行为是对的,另一些则是错的,至少是罕见的,甚至是反常的或者变态的。即使他进行性交合时并没有过多思考这些问题,它们也仍然存在于他的潜意识之中,并支配着他的性交合的过程。即使与自己的妻子性交合,也没有几个男性达到真正的自由。没有几个男性真正认识到他们被上述东西束缚得有多久多紧。
  4. 上层人对于口刺激生殖器的接受度更高,口刺激生殖器,无论男女间谁对谁。上层人的总发生率大约为60%,高中文化的人大约为20%,高中以下文化的人为10%
  5. 变换体位最多最频的是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初中文化的人中这样的人只及前者中的一半。
  6. 从任何一种生物学观点来看,其他体位都比男上位更自然。我们社会中男上位的标准化和排他化是文化的产物,它对低层人的控制比对上层人更严更多。
  7. 人们运用第二多的是女上位。运用过的人发现,它最经常地引发女性的性高潮(以下各种体位略去——译者注)。
  8. 男性仅仅是出于朋友之情而赠送礼品给女性,这不具有交易性质。但实际上,相当多的男性是在为期待中的性交合预先付款。

《女性性行为》

在经历过前青春期性高潮的所有659名女人中,86%是通过自慰;大约7%通过与其他女孩的性接触;2%通过亲昵式爱抚;1%通过与男孩或年龄更大男性的性交合。

男孩的自慰技巧多是从其他人那里学来的;而女人,无论青春期之前还是之后,绝大多数都是她们自己独立发现的。

雌性家鼠、灰鼠(栗鼠)、兔、豪猪、松鼠、雪貂、马、牛、大象、狗、狒狒、猿、黑猩猩,都经常从事自慰。这说明,人类女性自慰生殖器,是一种与所有哺乳动物共享的能力,而且也都同样少于该物种的雄性。

人类女性比任何动物更多地懂得如何在自慰中达到性高潮,因此人类女性确实由此达到性高潮的比例,就比任何动物都高得多,接近百分之百。这一点,正是人类女性与任何雌性动物的根本区别。

性高潮发生率所有数据都表明,在有过自慰的女人中,受教育程度越高,达到性高潮的也就越多。

在性释放总体中的比重这方面,也是受教育程度越高,比重就越大。从青春期开始到15岁那段时间里,现在初中程度者的比重为52%,高中者为73%,大学及以上者则超过90%。

因为,受教育水平低的女人更多地通过婚前性交合来实现性释放,也更多地认为“手淫”会损害身体,更多地把它视为一种道德错误或者生理上的不正常。

上大学的女人所出身的那个社会阶层,认为“手淫”毕竟比婚前性交合好,因此这些女人在自慰中就较少碰到生理释放与道德戒律的冲突。

  1. 男性中各阶层的幻想发生率是随着受教育的程度而提高,而所有女性却都趋于一致,年龄差异和阶层差异没有多大影响。

男性如果不伴以性幻想,一般难于在自慰中达到性高潮,女性却是没有幻想也照样达到。这种能力突出表明,她们更多地依赖于性唤起中的生理和生物因素
男性以自己的经验套女性,相信女性在性活动中也必定伴以幻想。男医生、各类男作者,尤其是性爱文艺的作者,以及大多数男人都做着这样一个梦:大多数女人在意识到可能从事性活动时,必定像男性那样被引发性唤起。男性没有理解:心理刺激对女性不那么重要,而女性也没有理解:心理刺激对男性更重要。这就是那么多的男男女女在相互了解中碰到那么多困难的主要根源。

  1. 固然有些女人终生只有过1次或2次,但也有的女人曾经在仅仅1个小时内就达到过100次高潮。

如此高的频率,在男性自慰中绝对没有。女性在性交合中达到性高潮的最高频率,也是任何一个性高频男人所不可企及的。唯有在性梦中的高潮频率方面,女性所达的上限,唯一一次低于男性的上限。因此说,在那些主要依赖肉体刺激的性反应中,极端的女人超过了男人,但是在主要依赖心理刺激的性反应中却不及男人。

  1. 有2%的女人可以在自慰中仅仅靠幻想而达到性高潮。这说明这些女人具有高水平的心理反应,但即使是她们,在性梦达到高潮的频率方面,也并没有达到男性的平均水平。为什么一个女人在清醒时的相对较强心理反应能力,并不能使她在睡梦中也达到同一水平?这个问题尚待进一步探讨。
  2. 性的人际关系,不是衡量女性的性能力的尺度。

自慰和性梦都是独自从事的性行为,即使它们伴随着对另一个人的幻想,也主要取决于本人性反应能力如何与性兴趣何在。但亲昵爱抚、异性性交合和同性性行为却不然,它们都是人际性行为,都取决于两个个人的性能力、性兴趣与性渴望的某些作用,取决于每一方是否愿意适应另一方。
因此,任何一种人际性行为的发生率和频率,都必然会有一个上限和一个下限。超过这个上限,性能力较差的一方就会不能容忍;低于这个下限,性能力较强的一方又会不同意。如果要持续双方的关系,他们只能在上限与下限之间寻找一个合适位置。
在大多数异性性关系中,对提高接触频率最感兴趣的总是男人,因此也总是由他来确定频率的下限。反过来,最喜欢确定频率上限的总是女人,超过了她就不干。当然,偶尔也有一些女人比男方更对性感兴趣。

  1. 我们必须强调:上述的婚内性交合和达到性高潮的发生率与频率的降低,并不能证明女性的性能力也是随年龄增长而降低。

在自慰和达到性高潮的夜梦这样的一贯性行为中,在55岁或60岁之前,女性的频率逐步增加到其顶峰,并且或长或短地保持一段时间。由于女性的自慰大多数是自我选择的,因此其频率是测定她的性反应能力的最好尺度。
女性的性高潮频率年轻时达到顶峰,随后就下降。但是这样的性行为主要是由男性的欲望所支配,造成其频率下降的,主要是男方的年龄,而不是女方失去兴趣或能力。

  1. 同样,妻子越老,婚内性交合的发生率和频率就持续下降这一现象,也必定是丈夫年龄增长的产物。几乎没什么证据表明,女性在晚年之前,其性能力会因年龄增长而减弱。
  2. 几乎每一个年龄段里,尤其较年轻者中,受教育较少的女人在婚内性交合中达到性高潮的也较少些。在较年轻者中,受教育较多的女人达到性高潮的比例,比受教育较少的女人多10%。不过,两者的差距到30岁以后就不那么明显了,只有1%到6%。
  3. 在运用性技巧方面,尤其在新一代女性中,运用最多的都是大学文化的女人,而且超过总平均数;其次多的是研究生程度的女人,而大学以下文化女人最少。
  4. 我们欧美文化几乎把性交合完全限定于男上位这一种体位中。这只不过是一种文化发展的产物,绝不是由生物本质所决定的现象。
  5. 我们调查发现了一些女人,她们用任何一种其他体位都无法达到性高潮,但是我们现在倾向于相信:

女上位的好效果主要地并不取决于女性的解剖构造,而是更多地取决于另外三个因素。 1.愿意试用女上位的女人,正是已经在性活动中较少束缚的女人; 2.采用这种非正统的技巧,可以进一步破除她所受的束缚; 3.运用这种体位,使得她可以比躺在男人身下时更自如地运动自己的身体。事实上,当女性在上面时,她就不得不积极主动地支配和协调双方的性交合动作。

  1. 变化体位的作用,主要在于它们能作为心理刺激的手段,并没有证据表明其对达到性高潮有什么生理功能上的益处。
  2. 我们不应该过分强调性高潮的作用,因为它并不是决定性满足程度的唯一因素。

在那些没有达到高潮的性活动中,在性关系的社会意义方面,人们也可以获得相当大的快乐。不管她自己是否达到性高潮,许多女人知道她的丈夫或性伴侣喜欢这种接触时,领悟到她为男方的快乐做出贡献时,她一样会获得满足。我们调查发现许多人,他们已经结婚多年,妻子从未在婚内性交合中达到高潮;但是婚姻仍然维系下来了,因为双方在家庭生活的其他方面协调得很好。

  1. 尽管我们把性高潮当作检测女性的性活动频率的尺度,尽管我们强调性高潮对女性的生理释放和社会交往有重大意义,但我们必须时刻牢记,我们清醒地意识到,性高潮并不是性关系美满的唯一重要部分。这一点对女性来说更为真实;而男性如果总是达不到性高潮,他还会不会继续他们的婚内性交合?哪怕只延续一小段时间,这可真值得怀疑。
  2. 男性渴望婚外性交合的习性起源于哺乳动物的天性。

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渴望在性活动中换换对象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就像他们总是希望看新书、听新音乐、投入另一种职业,或者结交新的社交朋友一样。但是许多女人却无法理解,为什么每一个男人都是高高兴兴地结了婚,然后却又都想跟自己妻子以外的任何女人性交。
我们对人类的这种行为进行了生物学追溯,研究了其他哺乳动物的情况。 只有在婚烟制度下,才会出现婚外性交合的现象。人类的动物祖先可不是这样。在哺乳动物的性关系中,雄性和雌性都同样准备着跟既存性关系之外的个体进行性交合。但是雌性被垄断着自己的雄性所钳制,而雄性又被其他雄性的性垄断范围所局限。
有时,雄性也被自己的性能力衰退所局限,仅仅应付既有的性伴侣就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哺乳动物雌性有时也反对其他雌性与自己的雄性伴侣性交合,但并不是普遍规律。这样做的是雄性。
尽管文化传统可以形成人类男性的某些行为,但是他的性嫉妒与哺乳动物雄性的如此相似,人们可能不得不断言,他的态度至少部分地来源于动物的遗传。 在大多数哺乳动物中,当个体进入一种新的情景或遇到一个新的性伴侣时,就会变得更加生机勃勃。
猴子如果长期在一起,就会变得很少相互引发性唤起;性交合前的爱抚会拖得很久,才能积累起足够的刺激以进入性交合,而且日后的性交合也变得很少有生气。但是一旦来了一个新伴侣,雄性和雌性一样,都会变得容易引发性唤起,更朝气蓬勃地与新伴侣性交合,性交合前的爱抚时间也缩短到最低限度。
心理疲劳肯定是人类夫妻无法保持单偶性关系的主要原因。 但是哺乳动物中的非伴侣性交合,在其整个性生活中只占有限的比例。
它们的性经历大体上有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中,年轻的雄性奋力为自己争得一个雌性伴侣,并拼命地保卫自己的既得利益。第二阶段中,更成熟的雄性在身心两方面更具有控制欲,它可能夺取并统治好几个其他雄性的雌伴侣,并捍卫自己的统治。第三阶段中,年老体衰的雄性又丧失了自己的雌伴侣。它现在只能围着其他雄性的家庭单位绕圈子,或者孤独地了此残生。
这种情况与人类何其相似。人类的难题并非全都是文化发展或者特殊社会哲学的产物。更换性伴侣的兴趣,有着古老的哺乳动物的根源,而且在男性和女性中都同样存在。人类男性总是维持他对女伴侣的财产式占有权,总是反对他的妻子发生婚外性交合,而妻子却较少反对丈夫的这种行为,这些都是哺乳动物的遗传。人类男女不得不接受这种遗传,如果他们想控制自己的性行为模式,他们就不得不超越它。

  1. 在有过婚外性交合的所有女人中,共有71%的人并没有因此遇到麻烦。

有过婚外性交合的妻子中,有多少人认为丈夫已知此事,或猜疑此事?数据如下:
丈夫已知的40%
丈夫猜疑的9%
丈夫全然不知的51%
丈夫知道或猜疑妻子有婚外性活动时,妻子遇到麻烦的情况如下:
严重的麻烦42%
较小的麻烦16%
全然无麻烦42%

  1. 人们所知道的“换妻”,一般都是出于这种原因。也有些丈夫鼓励妻子婚外性交合,是为了能参与某些形式的群体性交合。

有时,他参与群体性交合是出于寻求同性性行为。他能在观看别的男人性交合时获得满足。偶然地,他让别的男人与自己的妻子性交合,自己却通过接触那个男人而获得满足。
有的丈夫则是为了制造机会,以便偷看妻子的婚外性交合场面,他的动机中混杂了各式各样的因素。也有的丈夫是把妻子当成妓女,以便增加家庭的经济收入。一些低阶层男人这样做过,但是受教育较多者和经济收入较高者当中,这样的人也并不少。
还有少数男人鼓励自己的男友或陌生人与自己的妻子性交合,因为他在强迫妻子投入这种活动的过程中,可能获得虐待狂式的满足。
不过,我们要再次强调:绝大多数鼓励或者接受妻子婚外性交合的丈夫,都确实是正大光明地想给妻子一个机会,以增加她所获得的性满足。

  1. 同性性行为总次数中,性高潮的频率更高一些。

这部分地由于这种特殊关系具有相当大的心理刺激;但也有理由相信:两个同性别的人在一起时,她们对自己和对方的解剖构造、生理反应和心理状况的了解,显然超过对一个异性的了解。

2018-12-07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