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288 个小时 | 2019 观影总结

今年看了 144 部电影,这么多电影时间累计下来有 288 小时,也就是整整 12 天,超出目标的我正在反思自己「有没有不务正业」?

首先推荐剧集
《十分钟速成课:哲学 Crash Course: Philosophy 》

我的下饭剧。汉克试图用低门槛轻负担的动画讲解帮你了解某个学科的粗略全貌,制作精良、语速轻快。作为入门课,能给各领域的知名大牛混个脸熟,知晓常用概念名词和案例,非常适合挖掘书单和建立框架。现在已有文学、社会学、哲学、心理学、经济学、世界史、解刨与生理等系列了。

《差馆》1和2部
这两部纪录片比较特别,无法归类,于是拎出来放在开头。《差馆》属于那种我一直在寻找的片子,真实的人生百态,底层的日常生活。那些我们忽略的角落,也有一些精彩的、戏剧性的、无奈的、宽慰的故事在上演,而这些故事就是生活本身,远比上流阶层的生活和超级英雄更吸引我。(毕竟是没有生活的城市牲畜 TAT)

互联网 | 科技可能加速了世界的灭亡

《互联网之子》
《爱,死亡和机器人》
《硅谷6》

每一集短小精悍,有的极具深意有复杂的解读,有的讽刺意味十足,有的胜在画风抓人眼球,有的令人细思极恐,有的简单轻巧。像一锅大杂烩什么都有,各味素材各有千秋,总能找到你中意的菜。

有时候总在想啊,互联网承载快速吸金的角色,是投资人的手中宝。各种流量变现、知识变现、私域流量的新名词兴起,他对我们生活带来的那么多改变是好是坏呢。如果要说什么加速了世界的灭亡,我认为科技算一个。越靠近核心的人,可能更容易灭亡,因为他实在太强大了,就像硅谷里说到的,AI ,他们创造了一个「怪物」,事实上,谁知道未来,现实中不会出现这样的怪物呢?

脱口秀 | 搅拌在荤段子里的真知灼见

《维尔·达斯:失之我幸 / Vir Das: Losing 》
《黄阿丽:小眼镜蛇》
《黄阿丽:铁娘子》

有时真理会以玩笑的方式讲出来。三个脱口秀里似乎都有关于女权的部分,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正确的对待女权,即女性权力。女人讲起黄段子基本没男人什么事,更加私密且不为人知的尴尬和反讽。女权应该是基本人权,不是高男人一等,基本人权自然包括选择的权利,职场强人看不起家庭主妇也是歧视啊。

黑帮 | 荡气回肠的黑帮回忆录

《爱尔兰人》
《美国往事》

黑帮的片子实在迷人,是打破规则最好的诠释。黑帮看似打破法律和道德层面,但他们自行制定的诚信和规则束缚力却更大,因为法律是外向的束缚,而黑帮规矩则是内向束缚,并且一旦破坏其结果可能要比破坏法律要严重得多,轻则逐出黑帮社会,重则涉及家人。但换个角度来想,如果由黑帮来制定法律,会不会我们这些被法律道德束缚的人才是「犯罪」呢。

不同于《美国往事》那种粗砺的历史感,《爱尔兰人》是一本轻快略带忧伤的回忆录。贯穿始终的主题曲《In the Still of the Night》让整部电影充满了回忆的轻盈感。最喜欢慢放处理的那两段镜头 ——刺杀和婚礼,有种荒诞愉快的幽默感。

治愈系 | 森林、大海、炉火

《四个春天》
《小森林 冬春篇》
《小森林 夏秋篇》
大概是看完之后,特别向往森林、大海、炉火和家人的系列。特别是《四个春天》,导演一家人把日子过成了一首朴实美好的诗。两位老人因燕子建巢高兴、学会发微信语音后笑的前仰后合、上山前有模有样的摆拍合影、小心翼翼地点燃爆竹后像三岁孩子般跑开、得意的展示自己烤的灌肠、坐在自家小院里琴瑟和鸣、细心体贴的照顾病床上的女儿。就是这些微小细碎的瞬间,像一条清澈干净的小溪浸入观众的内心。 当爸爸相继展示二胡小提琴吹箫吹笛子书法到手风琴时,我前排的两位小姑娘被迷的小声欢呼起来,身兼多种才艺的男人真是讨人喜爱啊,而且爸爸的生活技能也是满分,会修灯泡搞电路做发明(电磁炉改成取暖器)是那句歌词「人无艺术身不贵,不会娱乐是蠢材。」的好例子。最后,跨越山海,勿忘回家。

综艺类 | 在语言里窥见人生

《乐队的夏天》
《飞黄腾达》
《仅三天可见》
《十三邀》

彭磊,新浪潮相声表演艺术家
最近发现其实综艺/真人秀类节目也蛮好看的,题材新颖,团队年轻。能够做出更多理想化,小众的东西,比如乐队的夏天是摇滚、朋克、谣乐队的回潮,《飞黄腾达》是很老的真人秀了,特朗普承办的,可以学习到很多职场经验和很多推锅的经验。

每集里最大的亮点在于各队完成任务后,落败队伍在会议室里面对 Trump 质问和挑拨时的反应。因队伍中角色和背景的差异,大家据理力争、冲突不断显得特别激烈。身为队伍leader,在输掉比赛后分析原因,不仅要爽快承担自己的管理失责,还要指出队伍里表现不好的组员以供淘汰备选。

《仅三天可见》这种实验性的主题我非常喜欢。但如果能跳脱出明星这一固定人群,相信扩展性还蛮大的(虽然受众会减少)
《十三邀》只看了李诞、项彪和唐诺这三期,都觉得非常好,虽然主持人许知远是一个高傲的人,但是他访问的人物我是真喜欢,

比如他访问李诞,那种不乐意搭理他的劲儿特别讨厌,同时也增加了戏剧张力(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仅三天可见》里姜思达和于正身上)
项彪,可以看到项彪是那种非常热爱讲话的
唐诺,他把唐诺逼得特别近,问题也很尖锐,比如唐诺说到,晚年失明的博尔赫斯在撒哈拉旅行,抓起一把沙,走了两步放下,说「我改变了撒哈拉」,而许知远问,博尔赫斯改变了撒哈拉,你改变了什么呢?

最后,希望我的 2020 能够扩展边界,去看那些「我不会感兴趣」的电影和纪录片。

2020-02-21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